ENGLISH  
中文   收藏本站 首页 登陆 注册
观看首页Flash
中心电话:
(Tel)86-022-27400263
(Fax)86-022-27407360
联系地址:
天津大学冯骥才文学艺术研究院
天津市南开区卫津路92号
(邮编300072)
邮箱地址:
chuantongcunluo@126.com
2019年
2018年
2017年
2016年
2015年
2014年
2013年
0年
“城进村退”大潮中如何守护“乡愁”
发表日期:2014年3月19日      来源:新华每日电讯      作者:叶锋
       新华社上海 3 月 17 日电(记者叶锋)国家新型城镇化规划(2014-2020 年)提出,在提升自然村落功能基础上保持乡村风貌、民族文化和地域文化特色,保护有历史、艺术、科学价值的传统村落、少数民族特色村寨和民居。

      城镇化大潮中“城进村退”。有识之士呼吁加强对古村落及乡村文明的保护。

       古村落“临危”

      古村落是农耕文明留给我们的宝贵文化遗产。伴随热潮涌动的城镇化进程,那些古村落是偏僻的、寂静的,有些甚至渐渐隐去。但根植于民族和地域文化的古村落是中国农耕文明的重要载体是传统文化和民族智慧的宝库。在城镇化进程中,古村落的命运吸引着不少人的目光。

       “中国村落消失的速度,比预想要快得多。”国家民委民族理论政策研究室副主任黄忠彩说。他呼吁:“在新一轮的造城运动中要更加注重对古村落的保护工作。”

       根据民政部的统计,2002 年-2012 年,我国自然村由 360 万个锐减至 270 万个10 年间减少了 90万个自然村,其中包含大量有历史文化价值的传统村落。在不少地方老树、古井、袅袅炊烟等关于乡村的记忆在“轰隆隆”的挖掘机声中消失。

       黄忠彩说,目前许多村庄面临着“四化”趋势,一是“速溶化”,村庄在造城运动中被拆,迅速“溶解”;二是“空村化”,人走村空,逐渐消亡;三是“空心化”,村里的历史、古迹、文物等陷于湮灭;四是过度商业化,缺乏科学规划,以“保护”的名义乱搭乱建,破坏了古村落的景观。

       “那些我们不止一次去过的古村落却让我们有一种‘一次不如一次’的感觉,这让我们十分担忧:古村落的生命还有多长?”中国古村落保护与发展委员会秘书长张安蒙说。

       “景观村落”

       在“2014 中国古村落保护与发展高峰论坛”上浙江永嘉县岩坦镇岩龙村、广东东莞市石排镇塘尾村、山西省阳城县润城镇上庄村等 11 个村庄获颁“2013 年度中国景观村落”。这项启动于2007 年的评选,已成为国内古村落保护界的重要活动。

       什么样的村庄可称为“景观村落”?

       张安蒙介绍说它们要有优美的山水环境,一般有数百年以上的建村历史有一定存量的传统建筑和人文景观;村落的布局与自然和谐共融不仅构筑了一个有利于子孙后代和谐生存繁衍的社会空间而且营造了一个富有诗意和哲思的精神家园;它们在丰富的物质文化遗产中承载着村落乃至中国农耕社会在不同历史时期的丰富的历史信息。

       目前,中国景观村落评审委员会的专家名单中包括了阮仪三、周俭、楼庆西等专家。评审机构正在为中国景观村落建立一套独创性的价值评估体系。

       “景观村落”的探索让不少古村落焕发生机。永嘉县的岩龙村位于楠溪江源头景区,四面环山,是个以季姓为主的古村落已有 700 多年历史。村里有古老的季氏宗祠有众多古老的巷道宅院和近千年的古树。据介绍,全县在楠溪江流域散落着 200 余座古村落和 3560 余处古建筑。“这是老祖宗留给我们的优秀文化遗产”。

       据了解,永嘉把历史文化村落的保护利用作为推进美丽乡村建设的重要内容,去年以“楠溪江文化园”为主战场,投入 1.84 亿元,建成开放了丽水新街、古村绿道、20 个文化展馆和 33 个文化礼堂,充分展现了楠溪江耕读、宗族、民俗、乡土建筑、诗画、昆曲等文化特色。

       留住乡愁

       推进新型城镇化与农村的建设、乡土文明的保护不可偏废。国家新型城镇化规划(2014-2020年)强调“保护有历史、艺术、科学价值的传统村落、少数民族特色村寨和民居”。

       让人欣慰的是,近年来社会各界对古村落的认识和重视程度都在提升。张安蒙介绍说,2003 年在上海展览中心举办“美哉,古村落”展会时不少观众提起“古村落”,联想到的是周庄、甪直等古镇。而这些年许多古村落成为热门的旅游景点。上海已开通到安徽宣城查济村、浙江兰溪诸葛村等古村落的旅游专线,受到欢迎。

       市场的力量,有助于让古村落重现活力。政府的进一步重视,让人对不少古村落的保护前景有了更多期待。

       业内人士认为,要以人为本,推进以人为核心的城镇化,提高城镇人口素质和居民生活质量,就是在建设城镇过程中,顺应自然、注重历史文脉因地制宜地改善农村生活条件在农村落实基础设施建设将资源向广袤的农村集聚提高农村的公共服务水平最终实现人的城市化。

       一些基层干部认为在城镇化进程中留住乡愁,必须要把保护乡土文明与改善农民生活水平相结合。永嘉县委书记盛秋平说,随着古村落旅游的火爆,县里加大对农村环卫、交通等设施的投入并鼓励村民发展“民宿经济”达到一定标准的,给予财政补贴,“要让古村落从居民的生活资料变成可以创造财富的生产资料要让居民认识到这个老房子比新房子还要值钱”。
Privacy protection Chinese traditional village net all rights reserved Tianjin ICP card 05004358-6
隐私保护 中国传统村落网 版权所有 津ICP备05004358号-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