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中文   收藏本站 首页 登陆 注册
观看首页Flash
中心电话:
(Tel)86-022-27400263
(Fax)86-022-27407360
联系地址:
天津大学冯骥才文学艺术研究院
天津市南开区卫津路92号
(邮编300072)
邮箱地址:
chuantongcunluo@126.com
2019年
2018年
2017年
2016年
2015年
2014年
2013年
励小捷谈传统村落保护与活化的四个重要利好因素
发表日期:2019年5月24日      来源:经济日报-中国经济网       作者:

       经济日报-中国经济网吕梁5月24日讯(记者 魏金金)5月24日,第四届古村镇大会在“九曲黄河第一镇”山西吕梁碛口古镇开幕。中国文物保护基金会理事长励小捷在致辞表示,传统村落、古村落、古村镇等保护与活化在城镇化、脱贫攻坚以及乡村振兴等国家重大战略的实施过程中占据重要位置,“目前势头不错,但从总体历史过程来看,也是刚刚破题。特别是从国家层面上,制度构建尚需完善”。

  中国文物保护基金会理事长励小捷在第四届古村镇大会上致辞 经济日报-中国经济网记者魏金金/摄

  对于当前传统村落的保护与活化,以及其相关制度建设与文旅融合发展,励小捷认为有四个重要利好因素:

  一、理论上的不断探索,为古村落保护发展的法律与制度提供了依据。不同于国外,中国在文物资源方面仍体现为公有制为主体,文物资源大部分仍归国有,因此在文化遗产的保护方面,对于个人产权的法律和制度保障方面几乎缺失。而传统村落中的古民居,80%以上是个人产权。作为我国古建筑遗产的重要组成部分,这些民居建筑的损毁,不止是产权人利益的损失,也是祖国文化遗产的损失。根据《宪法》、《物权法》和《文物保护法》,私人所有文物建筑保护利用的主体是所有权人,国家和政府保有依据宪法和法律法规,对个人财产所附着之公共利益行使公共管理权的职责。对于这些古民居,政府既承担着管理、监督的职责,也应承担部分保护、引导的职责。这些理论探讨的成果,将在今后修订法律法规和政策中发挥作用。

  二、资金投入呈现多元化的态势,为古村落的保护发展注入新活力。首先,目前政府投入还是主导,住建部的中国传统村落补助资金300万基本不涉及私人产权建筑修缮,大量的私产民居整体保护修缮资金仍然是块短板,经济发达地区多采取对古民居维修给予部分补贴的办法。由于国家放宽了县一级整合项目资金的权限,有关财政项目资金也可以用到古民居的保护修缮上,甚至发达地区的一些乡镇也形成了修缮补贴机制;其次,在产权人的投入方面,随着公众保护意识的增强和对古民居活化利用诉求的增强,农民自身投入老屋维修的积极性提高,在“拯救老屋项目”的推进中,逐渐呈现了开始让农民出钱难,后来报名交钱排不上队的现象;再者,关于社会资本投入,如今企业和个人投资精品民宿、开发旅游势头强劲,且随着政府投入基础设施和村落环境,社会资本投入或许会成为传统村落保护发展的主流。

  碛口古镇民俗表演 经济日报-中国经济网记者魏金金/摄

  三、农村宅基地流转制度改革,为古村落有机更新带来新机遇。传统村落保护的最终目标是既要把古建筑保住,也要把村民留住,“见人见物见生活”。但在这个过程中,一部分农民会迁移至城市变为‘新市民’,因为城镇化的目标是2亿农民要离开农村。另一方面,由于农村特别是传统村落,具有宁静悠闲、空气清新、民风淳朴等特点,城市中也会有一些有钱有闲的人愿意到农村生活,成为新村民,这将是中国传统村落一个自然而然的、有机更新的过程。但是传统村落的新村民、新市民的流动,受到了目前宅基地政策的限制。2014年12月,中央深化改革领导小组第七次会议审议通过《关于农村土地征收、集体经营性建设用地入市、宅基地制度改革试点工作的意见》,拉开了新一轮土地制度的改革序幕。2015年-2017年间,国务院累计确定33个试点县(市、区)行政区,整体试点工作已在2018年底结束,33个试点县(市、区)按新办法集体经营性建设用地已入市地块1万余宗,面积9万余亩,总价款约257亿元,腾退出零星、闲置的宅基地约14万户、8.4万亩。 近日,中共中央、国务院印发的《关于建立健全城乡融合发展体制机制和政策体系的意见》指出,“适度放活宅基地和农民宅基地使用权,对存量宅基地实行退出有偿”。虽然是有条件地松绑农村宅基地,但对于村落保护、闲置宅基地盘活、促进农民增收和城镇人员投资利用农民闲置的古民居是很大的突破。

  四、多种活化利用的成功探索,为古村落保护发展奠定了实践基础。在古村落活化利用方面,在政府引导下,农家乐、传统手工作坊、民宿等多种形式遍地开花、自然发展,实为一种发展途径。同时,商业开发只要理念正确,无论是旅游、酒店还是电商,对于古村落的发展也是一个重要的推动。“关键还是各级政府和主管部门要坚持正确的发展理念,认真贯彻总书记‘望得见山、看得见水、记得住乡愁‘的指示精神,在古村落的开发利用方面,划定若干底线,同时引导、鼓励诸如开发商与村集体合作经营等多种发展形式”。近年来,以江西婺源篁岭、河南郝堂村、安徽西递宏村、浙江诸葛村等为代表的村落率先探索出了通过旅游、公益培训、艺术教育等方式激活村落文化活力的发展方式。

  励小捷谈到,传统村落这一特殊文物群体,关于其保护与活化,可试验的宽容度较大,“目前传统村落的保护和活化利用还处于初级阶段,刚刚起步,所以必要的探索和实验是应该支持的。传统村落怎么保、怎么用也不应该用一个标准,一把尺子来衡量”。


Privacy protection Chinese traditional village net all rights reserved Tianjin ICP card 05004358-6
隐私保护 中国传统村落网 版权所有 津ICP备05004358号-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