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中文   收藏本站 首页 登陆 注册
观看首页Flash
中心电话:
(Tel)86-022-27400263
(Fax)86-022-27407360
联系地址:
天津大学冯骥才文学艺术研究院
天津市南开区卫津路92号
(邮编300072)
邮箱地址:
chuantongcunluo@126.com
2015年
2014年
2013年
最新观点资讯
观点更新日期以采集时间排序                      

       多年研究新叶村的清华大学建筑学院教授李秋香担心的是古村落的活力,这在全世界都是个难题。她提出,应尽量恢复古村功能,提高村民生活质量,鼓励人们继续生活在古村落,而不是建议他们全部搬迁,“空巢村”不是历史的延续,缺少生机,也不利于保护。

       古村落保护要以严肃的学术研究为基础。在保护物质文化遗产的同时,注重挖掘、继承和发扬非物质文化;积极探寻文物村落保护事业与经济社会和生态环境协调发展的模式。严格注意避免那种为了促进旅游而“创新”的伪文化、伪民俗、伪传统的渗透和玷污,避免唯利是图的商业文化对于地方固有物质和非物质历史文化遗产的侵害。

——光明网《浙江新叶:古村落保护的活标本》

 

       我国传统村落是农耕文明的精粹和中华民族的根基,蕴藏着丰厚的历史文化信息和自然生态景观资源,是我国乡村历史、文化、自然遗产的“活化石”和“博物馆”,也是中华传统文化的重要载体和中华民族的精神家园。然而,长期以来,伴随着“农业现代化、乡村城镇化、郊区城镇化和新农村建设、乡村旅游开发、城乡统筹发展”的多重挑战和冲击,传统村落不断遭受“建设性、开发性、旅游性”破坏。目前,“千村一面、万村一貌”的“特色危机”正成为共性问题,不少传统村落正在遭受“持续性破坏”,甚至濒临消亡。

周乾松,中国建设报 《我国传统村落保护的现状问题与对策思考》

 

       目前,对文物的保护,我国在法律层面上只有《文物保护法》,但它却无法保护整个村落。国务院从1982年先后公布了123座国家历史文化名城,但是这一措施对村落文化几乎没有任何保护作用。20051222日,国务院发布《国务院关于加强文化遗产保护工作的通知》,决定从2006年起,每年6月的第二个星期六定为我国的文化遗产日,然而,这种保护形式主要是宣示性和建议性的,没有强制力。而从2012年开始公布的中国传统村落名录,也只是将有价值的村落列入其中,只有公示的作用,并不具备法律保护的效力。

       我国的城镇化主要是靠政策指导,依据的是中央的文件精神,而没有将这一波及全国、影响深深远的工作纳入法律的轨道之中,使得城镇化在很多地方成为脱缰野马决堤河水,自由泛滥。这既不利于城镇化的推进,更不利于村落文化遗产的保护。建议国家尽快出台《村落文化遗产保护法》,明确各级政府在城镇化中应遵循的开发原则和程序,尤其是明确村落文化确定、评估和保护的原则,以及违反法律应承担的法律责任,将村落文化保护真正落实到实处。

  ——林方舟《村落遗产保护刻不容缓》 

 

       北京师范大学中文系教授万建中认为关键是要让居民住在古村里,居住在那里才是最好的保护。但同时出现的生活不便等问题,确实也阻碍了不少人对老建筑的坚守意愿。          王锦强说,古村落保护确实存在这样一种矛盾,老建筑需要原样保护,而且由于老建筑本身的限制,很难添置现代化的生活设施,生活条件难以改善。所以当地政府会在利用这些古村发展旅游业后,给村民一定的补助。

       复旦大学中国历史地理研究所教授王振忠也说,古村落保护不仅是保护老建筑,老建筑是有形的文化遗产,代表着日渐消失的生活方式,不能让后人对被保护的老建筑不知所以然。他倡议整理古村落的文献历史,发掘古村落的文化内涵。例如钓源古村,村内有欧阳世家的宗祠,八老爷别墅等明清时代的老建筑,导游在带游客游览过程中,详细地解说每一处窗雕、楹联的文化含义,使这些保存完好的祠堂、老屋都更加鲜活地呈现在游人眼前,文化内涵与建筑载体本身相得益彰,为整个古村落清幽的自然人文环境增添了浓郁的历史韵味。

——中国文化报《如何破解古村落的保护与开发的的悖论》

 

       湖南大学中国村落文化研究中心在田野调查中发现,在长江、黄河流域,颇具历史、民族、地域文化和建筑艺术研究价值的传统村落,2004年总数为9707个,到2010年锐减至5709个,平均每年递减7.3%,每天消亡1.6个。

——《20042009年间每天消亡1.6个古村落》

Privacy protection Chinese traditional village net all rights reserved Tianjin ICP card 05004358-6
隐私保护 中国传统村落网 版权所有 津ICP备05004358号-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