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中文   收藏本站 首页 登陆 注册
观看首页Flash
中心电话 / 村落急救120:
(Tel)86-022-27400263
(Fax)86-022-27407360
联系地址:
天津大学冯骥才文学艺术研究院
天津市南开区卫津路92号
(邮编300072)
邮箱地址:
chuantongcunluo@126.com
要文推介
书籍推介
乡土艺术与村落语境的互动关系———以山东莱芜官厂村长勺鼓乐为个案    
发表日期:2014年7月15日      来源:民俗研究      作者:冯巍巍

[摘 要]在中国传统的乡村社会之中,乡土艺术作为一种生存方式与村落生活空间关系密不可分。山东莱芜官厂村长勺鼓乐,作为一种与村民日常生活密切相关的文化样态,长期以来以鼓乐队的表演形式和言传身教的口头叙事为主要传承方式,以庙会节日等重要空间为表演场域,蕴含着村民特有的精神旨趣及心理图式,对村落文化的塑造具有重要作用。随着当代社会经济的高速发展,官厂村村落日常生活也逐渐发生着都市化的转变,传统的村落社区空间和文化传承空间日益受到冲击。面对现代生活方式与国家政治的双重“改造”,官厂村长勺鼓乐的发展前景值得我们进一步关注。

 

[关键词]山东莱芜;官厂村;长勺鼓乐;乡土艺术;村落语境

 

一、引言

       在中国传统的乡村社会之中,乡土艺术作为一种生存方式与村落生活空间关系密不可分。张士闪认为,乡土社会与乡民艺术之间是文化语境与文化文本的关系,乡民艺术研究其实也是对村落内部“文化的语法”的一种呈现方式,由此提出“重建乡民艺术与乡土社会的语境关联……将乡民艺术还鱼于水”的研究策略。①自新时期以来,中国民俗学研究经历了从“民俗”到“语境中的民俗”的范式转换,并大致确定了村落是研究民俗当然也是乡民艺术的基本单元。②特别是张士闪、耿波等所倡导的艺术民俗学,将乡民艺术和乡土社会视为文本和语境的关系,提倡回归村落语境进行“对地域有着相对狭小的限定而具有更强的可操作性”的研究。与传统艺术学研究突出艺术事象的本体性不同,这种研究虽重视艺术事象的记录,但更重视村落民俗志的整体书写,认为乡民艺术和其他村落知识存在互文关系。它以钻研民间文化的内在逻辑为根本目的,以对民众生活的深层理解为根本旨归,是发掘乡民艺术深层逻辑的有力方法。其具体操作技术是,将特定社会区域视为一个民俗生活整体,从民俗生活整体的角度对乡民艺术活动的意义、价值和功能进行阐释,并从中透析国家政治的“大历史”经由区域社会对于乡民活动的影响,以及在此宏阔背景下人们对于某种乡民艺术传统的坚守与面向精神世界的开掘。

       的确,以农耕文化为背景的村落艺术形态,是由村落民众在长期的共同生活中所创造的,往往体现出教化、娱乐、凝聚人心、文化认同等诸多功能。就本文所选取的山东莱芜官厂村的长勺鼓乐而言,它与村落生活密切相关,长期以来以鼓乐队的表演形式和言传身教的口头叙事为主要传承方式,以庙会节日等重要空间为表演场域,对村落文化的塑造具有重要作用。下文,将按照张士闪所提倡的艺术民俗学的研究理念,透视长勺鼓乐的活动轨迹及其与村落生活的关系,从艺术文本与村落语境的互动层面予以描述。

 

二、长勺鼓乐的村落定居

       据说官厂村始建于明朝洪武二年(1369),距今已有600多年的历史。最初,江苏沭阳董姓来此建村,初名“官场村”,后演化为“官厂村”。该村坐落于莱芜市区东南汶河南岸,东有塔子岭,西有陈峪村,南隔大汶河与安仙村、关帝庙村相望,北隔孝义河与程故事村、孙故事村相邻。因地处牟汶河和孝义河之间,该村水土肥沃,据说曾是鲁国军队操练屯兵、储粮、放马之场地,后来成为历朝历代的养兵重地,故称“官马场”(即官兵操练、屯兵储粮、放马生养之地)。关于长勺鼓乐的起源,一般会追溯到春秋战国时期的著名战役“长勺之战”。官厂村素以长勺战鼓的制造工艺闻名遐迩,在一定程度上印证了上文的说法。

       据村民口述,官厂村自明初董姓迁此定居后,接着又有吕、尚两姓陆续迁来,并逐渐发展成为村中的大姓,其他还有张、吕、亓、孙、丁、李、邹、杨等共计28个姓氏。虽然吕、尚两姓是官厂村的大姓,但村中各姓之间在共同的村落生活中不分寡众与贫富,一向和睦相处、互帮互助,这一传统世代相传至今,为村落活动的顺利开展奠定了良好的社会基础。

       以前村中旧景观较多,尤以皇帝为张家三世祖所赐“节历怀清”的门匾最为著名。此外,以前村中庙宇也颇为壮观。例如1930年,村中士绅带头修建了一座关帝庙,庙内塑关公神像,并请当地文人朱懋萱在庙内书写“义气参天”四个大字。可惜关帝庙在“文革”时期被拆除,如今庙宇无存。据村民讲述,解放前,官厂村的经济条件非常艰苦,村民一年四季辛勤劳作,但也只能勉强糊口。艰苦的生活条件使得村民平时忙忙碌碌,生活缺少休闲、娱乐。此外,由于交通不便,村民与外界的交往甚少,村落生活封闭而沉闷。在这种环境下,村民为了丰富生活,满足精神和休闲的需求,在节庆期间开始玩起鼓来,于是产生了长勺鼓的表演。据村民回忆,最早的一批长勺鼓乐艺人都是土生土长的村民,“敲鼓”纯粹是业余爱好,一般是家有喜事或过节时,几个人凑在一起耍耍,但他们都没有接受过专业的训练,全靠师父口传心授流传下一些鼓乐曲目,后来逐渐形成了一个有几十人规模的村民鼓乐队,以自娱自乐兼参与祭祀、庙会、婚庆仪式为主。长勺鼓乐的表演空间,以关帝庙的庙前空地为中心。只要没有天灾人祸,每年的春节、元宵节、中秋节期间都会举行鼓乐表演。每当鼓乐队表演、鼓声响起时,村民便从四面八方赶来凑热闹,不时为鼓乐队的精彩表演送上热烈的掌声,而鼓乐队因此更为积极、卖力地敲起鼓来,两者形成密切的互动。定期举行鼓乐表演活动,为官厂村的村落生活营造出了一种团聚、太平、欢乐、祥和的气氛,密切了村落成员之间的关系,彰显了村落的个性,由此作为一种艺术传统在村落社会中得以长期传承。

 

现代变

       村落艺术活动作为一种与村民日常生活密切相关的文化样态蕴含着村民们特有的精神旨趣及心理图式在经济和交通不发达的传统社会中村落的娱乐活动便为村民提供了一个可以相互沟通的紧密空间进而使得一村之民的共同价值观念得以凝塑官厂村长勺鼓乐队演出时每一位村民用不着动员便积极参加或上场演出或提供服务或驻足观赏村落的集体意识表现得极为显著从而发挥了凝聚村落人心的社会功能此外长勺鼓乐表演节目较多所携带的文化信息比较丰富加之其艺术感染力强久而久之便成为官厂村村落文化体系的主要组成部分

       文化大革命期间由于众所周知的政治原因官厂村长勺鼓乐队演出活动被迫中断不过村民仍然对这一活动十分钟情只是由于文化环境的限制而不能演出但其演出的欲望却没有消退并为这一活动此后的复兴奠定了情感基础20世纪80年代以后随着民间文化日益复兴长勺鼓作为一种民间娱乐活动又逐渐恢复了生机和活力近年来官厂村长勺鼓乐队还经常应邀外出表演为了获得一定的经济效益有时候也会加演一些流行的新节目但其传统风格大致得以延续2007年秋官厂村以党支部书记张珂为负责人组建了长勺鼓乐文化保护领导小组并且村里先后投资20余万元购置了鼓乐器组织了一支120人规模的农民鼓乐队还注册成立了仁和文化传播有限公司积极地参加各种大型比赛演出活动200811他们参加了由中国民间文艺家协会中国民族管弦乐学会山东省文学艺术界联合会和中共莱芜市委宣传部主办的首届中国莱芜长勺鼓乐大赛20091016日晚鼓乐队在第十一届全国运动会开幕式上表演了长勺鼓乐一鼓作气”,受到观众的广泛好评201010鼓乐队又参加了第二届中国长勺鼓乐大赛暨中华鼓乐汇演2013作为山东省唯一一支代表队官厂村鼓乐队参加由中国文学艺术界联合会中国民间文艺家协会组织的国家级民间文艺比赛活动并获中国民间文艺山花奖”。此外官厂村长勺鼓乐队还参加了山东省第13届广告节开幕式全国第10届艺术节倒计时两周年11届全国村长论坛开幕式国际航空体育节开幕式钢博会等大型活动2013年累计参加各类演出120余场次成为山东地区较有名气的文艺团体2013官厂村长勺鼓乐被评为山东省第三批省级非物质文化遗产现今的官厂村长勺鼓乐队向国家院团取经在管理组织演出训练等方面已经形成了比较完善的一套制度

 

结语

       乡土艺术是对民俗生活的审美观照与文化创造村落是其传承的基本单元官厂村长勺鼓乐作为根植于村落社会生活中的一种民间传统娱乐活动曾以活跃村落气氛增强民众的归属感和凝聚力为主要动力而传承至今成为村民的最重要的业余艺术活动形塑着官厂村的村落个性及风格新时期的官厂村长勺鼓乐发生了面向经济效益的偏转但仍然大致保持了其传统风格2013年被评为山东省第三批省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后它开始致力于国家院团的组织管理体制的建设随着当代社会经济的高速发展官厂村村落日常生活也逐渐发生着都市化的转变传统的村落社区空间和文化传承空间日益受到冲击面对现代生活方式与国家政治的双重改造”,官厂村长勺鼓乐的发展前景将会怎样?这是一个值得我们进一步关注的问题

 

 

① 廖明君、张士闪:《艺术民俗学:将乡民艺术还鱼于水》,《民族艺术》2006年第4期。

② 相关成果参见:刘铁梁:《村落———民俗传承的生活空间》,《北京师范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1996年第6期;刘铁梁:《村落生活与文化体系中的乡民艺术》,《民族艺术》2006年第1期;张士闪:《村落语境中的艺术表演与文化认同———以小章竹马活动为例》,《民族艺术》2006年第3期;刘晓春:《从“民俗”到“语境中的民俗”———中国民俗学研究的范式转换》,《民俗研究》2009年第2期。

张士闪、耿波:《中国艺术民俗学》,泰山出版社,2008年;张士闪:《当代民间工艺的语境认知与生态保护———以山东惠民河南张泥玩具为个案》,《山东社会科学》2010年第1期。


Privacy protection Chinese traditional village net all rights reserved Tianjin ICP card 05004358-6
隐私保护 中国传统村落网 版权所有 津ICP备05004358号-6